甲午之战:第六章 空悲切,旅顺惨案_二、土城子,战胜的消息

永利总站手机版,日本人并不是不可战胜的,历史证明了这一点。在11月18日,驻守旅顺的清军将领徐邦道、程允和、姜桂题率军阻击日本侵略军,取得了土城子阻击战的胜利,这就是一个鲜明的事例。
土城子之战是自日军在花园口登陆以来清军取得的一次较大胜利,这场战斗的胜利给日军造成了沉重打击。
战前劝降
日军占领金州和大连湾之后,将枪口下的目标换成了旅顺口。和攻占大连湾时的兵不血刃不同,日军清楚地知道攻占旅顺一定没那么容易。于是,他们在对旅顺进行侦查的同时,向清军进行劝降。
11月14日,日军通过清军俘虏向旅顺驻军送去两封劝降信。第一封信上写着“旅顺拱卫营统领徐大人台启”。开头一番客套话后便直入主题:
“顷者我军一举拔金州。将督其众进逼旅顺。阁下所统率兵数不多,且概系新募。以如是之兵对我训练素熟戎器精锐之大众,假令以阁下之智勇督战,胜败之数盖可知也。向者贵国之师一败牙山,二败平壤,三败鸭绿江,乃至海战未曾获一利。是岂非天运乎?大势所归,可概见矣。当此时阁下固守无援之地,徒困无辜苍生盖非良策也。”
但是,清军将士丝毫不为之所动。驻守旅顺的清军将士积极谋划主动埋伏布置、等待出击的时机,同时动用大炮等武器,誓死与敌人拼杀。
1894年11月7日,日军第二军在占领大连湾后开始积极为进攻旅顺做准备。其中,第一师团在大连湾休整的同时,又派出大量骑兵不停搜索通往旅顺的各条道路,企图得到更多关于旅顺战事的情报。
日军对金州至旅顺的道路做了详细的侦查,制作了不完整的金州以及南旅顺半岛的略图。这成为了日军制定作战计划的基础。日军最后决定分两路前进。
在侦查左路纵队的行军道路时,日军骑兵已前进到距旅顺仅2里的莺哥石。后来又前进到营城子。
在侦查旅顺附近的地形时,日军曾经一度进入炮台下面的水师营。当日军的骑兵大队和两个步兵中队前往土城子一带进行侦查时,与清军步兵200人、骑兵50人遭遇。双方发生激战,清军不支被迫后退,日军直追到水师营以北高地。
清军见日军进入水师营并没有慌乱,而是选择了马上向日军开炮,直径十二厘米的炮弹落在日军集结地附近,给日军造成了极大的杀伤。炮击非常猛烈,如同雷雨一般落在日军阵地上。日军被迫后撤。清军此时并没有骄傲自大,见日军撤退,马上出动步兵2000人,骑兵500人,尾随日军后撤行进,撤到水师营以北时,清军才停止追击。
战斗开始 1894年11月17日,日军经充分准备后,分三路进犯旅顺:
由秋山好古少佐率骑兵一个大队和一个中队为搜索队。
由益满邦介中佐率步兵十四联队及骑兵、炮兵、工兵各一个中队为左翼纵队,从金州出发经辛寨子、黄泥川、龙头进攻旅顺东北清军二龙山、东鸡冠山防线。
由山地元治中将指挥第一师团及第十二混成旅团为右翼纵队,从金州经南关岭、牧城驿等地进攻旅顺西北椅子山、大小案子山一线。
姜桂题临危受命拿起指挥棒。当时驻守旅顺的清军有亲兵三营、庆字军五营、马队一哨、桂字军五营、和字军四营,共11000多人。金州之役后,由大连湾败退到旅顺的有拱卫军、怀字军约3600多人,捷胜营数百人,旅顺守军合计约15000多人。
大敌当前,却在旅顺出现了“有将无帅”的局面。11日,张光前致函报告盛宣怀:“光前与黄、程、卫诸君誓以死守,又恐不能和衷,致误大事,现已公奉姜君翰为总统,一切听其调度,同心协力,或者可以支持大局也……”
战将公推姜桂题为旅顺守卫战总指挥,姜桂题深知在此时担任这种差事是一件冒风险、担罪责的事,但诸将苦心相劝,痛定思痛后,他便当仁不让,以国事为重,成为了战斗指挥。
土城子位于旅顺北部,距旅顺口约10公里,金大道北道通过这里。大道两旁,丘陵起伏,便于埋伏,是个阻击日军入侵的好地方。1894年11月的旅顺口保卫战就首先从这里打响了。
在日军气势汹汹杀向旅顺口时,以姜桂题为主帅的清军,兵分三路迎敌:程允和率和字军中路迎敌,在土城子以南许家窑一带高地布防;徐邦道率拱卫军迎敌东路,在曹家村、周家一带布防;姜桂题率桂字军迎敌西路,在韩家村一带布防。
土城子激战
18日7时左右,日军搜索骑兵队第二中队为前卫,由营城子出发,到达三涧堡后,被埋伏在土城子南方高地上的程允和部队发现。秋山立即将前卫派往土城子警戒,命令搜索队向三涧堡东侧散开,向清军射击。程允和立刻指挥600清军还击,向日军猛扑过去,准备抢先占领双台沟西南高地的有利地形。这时程允和不断向前沿阵地增兵,其部队已到达土城子以西地带,与姜桂题部形成钩状,把日军包围起来。
形势正如清军所预料的一样发展着,清军的依托有利地形,战斗部署正有条不紊地展开。日军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就这样陷入了包围圈。
清军从距日军约有1000米距离的山顶,向日军发起进攻。展开合围的清军人数显得更多了,西山步兵约700人、骑兵200人,前面步兵约1000多人,左边步兵约500人、炮五门,骑兵50人,各高举旗帜向日军发动攻击。
双方接战刚一开始,日军中队长浅川敏靖就被清军从马上击伤在地。激战不久,秋山因无力抵挡,不得不率日军突围向北逃去。清军紧追不舍。但追出不远,日军丸井正亚少佐带领的援军已赶到。
原来,在这之前先已到达营城子的丸井率日军第三联队于18日晨7时从营城子出发向旅顺进军,8时抵达双台沟后便接到秋山的求援报告,丸井急派步兵第三中队前往增援。
这边日军惊魂甫定,那边的日军又惨遭炮火攻击。
在东北方向周家村附近,徐邦道指挥的拱卫军从东北沟方向逼向日军第三中队左侧,日军见势不妙,便向许家窑方向突围。不料第三中队刚至长岭子,从周家村方向赶来的徐邦道所部五十名骑兵已截住日军退路,将敌军马队割成数段,使敌军陷入重重包围之中。丸井见状,又急派第二、第四两个中队增援。双方在长岭子展开了一场激战。战至近中午,清军在长岭子南2公里东南高地上架起两门大炮向日军猛轰。日方史料记载,战斗中日军伤亡很重,很多士兵受伤后自刎。
激战进行到11时以后,日军因无力再战不得不向营城子方向撤退。清军一直追到双台沟方止。
战斗余波
对日本来说,土城子战斗实出意外。刚开始的时候日军并没有想到正面进攻敌人,日军本来想找到一条通向清军左侧的小路,以为能够抓住这个机会出其不意击溃清军,不料在土城子以南的山顶上发现了部分清军。日军根据过去的经验,以为清军一看到自己就会立即逃跑。但是,这一天日军眼中的清军完全变了样,不仅一步也不后退,而且有要前进的迹象。
面对清军的凶猛进攻,浅川敏靖带领前卫中队“向土城子西北撤退”,之后他又策马前去对骑兵大队长说“必须撤退”,但大队长不同意,被击伤后才勉强答应。如果不是日军一个增援中队返回,他们将遭到围歼的下场。
徐邦道的拱卫军在土城子阻击战中有进无退,气势如虹,使日军苦苦支撑,不仅使数名指挥官殒命,而且险些成“袋中之鼠”,这是日军自与清军交战以来未曾遇到过的狼狈状。日军川崎三郎在日记中也记载了浅川敏靖受伤以及亘治助被击毙的情形:
“我中队前进到土城子村落侦察敌情。敌人潮水般涌来。我中队立即射击,敌军反击。战斗数小时,炮声如万雷齐鸣,子弹如雨点般纷飞,硝烟弥漫。此时,我们分队的亘治助被敌弹击毙。我本想取下一件他身边携带的东西作为遗物带走,但敌军从左右和正面三个方向逼来,包围了我们中队,战斗十分激烈,终于没有来得及取回亘的遗物。第三小队仍在最前线进行防御。敌军据守河堤,敌弹如雨。他们的旗手举着蓝色旗子,距我们只有二三十米了,其势难敌。中队长不得不下达了撤退的命令。我们一面撤退,一面抵挡敌军。四面都是敌人,敌弹像倾盆大雨一般。我军苦战之情形,实在难以形容。我们分队的大森多吉被击毙,中岛安太郎、阿久津舍吉、铃木善二郎、田边口等负伤。”
土城子战役,日方公布的死伤数字是:死亡计有步兵第一大队第三中队小队长中万德次以下官兵12人,负伤步兵中尉三谷仲之助、骑兵大尉浅川敏靖以下32人,死伤共计44人,另有两人死伤不明。戚其章《甲午战争史》第228页作“共死十二人,伤四十三人,全计五十五人”。
事实证明,如果清军指挥得当,配合得当,敢于抵抗,善于抵抗,给日军以更大一些的打击是可能的。但是,尽管将士奋勇拼杀,而留守旅顺的守将却坐守城池,谁也不肯支援和接应。终日鏖战,不得一饱,天气寒冷,最后只得弃险退回旅顺。将士凯旋而归时,夜色已深,土城子百姓听说清军打了胜仗,个个奔走相告,一些百姓准备了开水、干粮慰问将士。
土城子战役,在日军的回忆录中也有记载,例如“我在这时遇到了世上从未有过的困难”“这是最激烈的一次战斗”“步兵连背包都扔掉了”“我军苦战之情形,实在难以形容”,都能看出日军所遭受抵抗的顽强和清军的英勇。在中国步步落入日本魔爪的过程中,这场战斗的胜利给日军以沉重打击,振奋了中国军民的士气。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