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会这付担子怎么挑?

永利总站手机版,8月21-23日,在恩施市区民族广场举办了一年一度的土家女儿会,21号早上我去现场参观之后,有一点感想:  和西北花儿会、壮族赶歌圩、侗族赶歌场、苗族坡会、蒙古那达慕大会等等性质相近,恩施原生态状态的女儿会,大体都是明修赶场贸易的栈道、暗渡男女青年相亲幽会的陈仓,只不过各地或各民族的此类活动,在商贸和相亲之间各有侧重罢了。这些原本是原生态的民俗活动,一旦由政府操作,把握不当的话,往往会破坏民俗的自然状态,使它们变为伪民俗,这本身就是一个问题,我姑且放下这个问题不谈。因为在目前的情况下,我们得先认可政府操纵也有它的价值和意义,比如恩施女儿会,政府的操作的确让它走出了小片村野,渐渐成为武陵地区各民族人民的共同节日,有越来越多的单身男女盼望女儿会的到来。  然而,女儿会,最让人纠结的地方大概就在政府操作之后的定位,它就好比一付担子,一头挑着商贸,一头挑着相亲,一头是赤裸的金钱交易,一头是浪漫的情感沟通,这付担子怎么才能挑得最平衡,实在是非常困难。做得好,可以成为一个优秀的范例,搞不好,就会砸了牌子。  众所周知,女儿会是恩施打出的三张名片之一,大峡谷打的是景观牌,玉露茶打的是特产牌,女儿会打的是文化牌,这个定位不错。可以说前二者的特色基本上落到了实处,女儿会的“文化味”却举步维艰,因为从上至下的主办方、组织方、参与者,看中的只是它能带来的广告效应和经济效益,没有考虑到只有夯实它的文化味,才能真正实现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共享。如果女儿会的外观形态,让我们感觉主要在搞展销活动,那我们还不如明明白白地再打一张纯粹的商业牌,比如“恩施特产展销会”等,可能这样吸引来的商家和投资方会更多!  女儿会可不可以搞展销活动?可以,因为女儿会的原生态,本来就是赶集和相亲合为一体的,而且赶集就是其外观形态,相亲是其中的隐含内容。但开发后的女儿会,展销会必须让位于浪漫相亲活动,因为既然是开发,就必须有特色,天底下的展销会何其多,恩施女儿会只有一个,如果让毫无特色的展销会冲淡了女儿会的浪漫特色,那就等于是丢掉了最大的商机。  更进一步,展销会可不可以大规模的办?也可以,因为商业中间也有文化(就像好又多改名为享买乐民俗超市一样,就是在利用民俗文化的价值)。但是,展销会必须有良好的组织,安排好合适的场地(可以离女儿会核心场地远一些),必须注重突出地方特色、民族特色、民俗特色,所以检查检查准入资格是必要的,这样便于形成良好的外观形态,起到对女儿会相亲环节烘云托月的作用。  女儿会既然已经从乡村搬进了城区,那么整个恩施城的合适场所,都可以用来举办女儿会,核心场地用来举办开幕式和大型的演艺活动,相邻的风景区用来浪漫相亲,较空旷、便于收拾的地方用来搞展销,亲水走廊沿线都可以规划为女儿会活动的场所,附近的超市商店都可以成为观光客和远道来相亲的朋友的购物天堂。将来报名相亲的人如果更多,我们不能不把场子拉得开一些,让相亲的去相亲,购物的去购物,观光的去观光,在这个盛大的民俗节日,各取所需,有何不可?恩施城不大,环城2路也就10公里,城区步行转一转,还不至于累死累活。让游客和相亲的男男女女们,可以有一个自由选择的空间,有何不可?  政府操纵,还是应该学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要把女儿会死死地攥在手里,摁死在一个狭小的场所。单凭政府的一厢情愿,是搞不好女儿会的,单凭一两家公司的赞助和组织,是搞不好女儿会的,单凭一两个名人,是撑不起女儿会的。女儿会要搞出名堂,肯定就是大型的,大型的活动从来都是需要有大手笔的操作,需要有各方人员参与,需要有老百姓的大力支持,而且还需要大量的细节的精心设计和落实!想象一下如果女儿会声名鹊起,数万的游客涌来恩施,从民族广场或别的一个什么广场分流到美丽的五峰山、清凉的凤凰山、壮观的土司城的景象吧,想象一下成千上万的游客自由地徜徉在碧波荡漾的清江两岸的情景吧?那是令人向往的。我希望2011年的女儿会,不是走下坡路,而是能够实现真正的跨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