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投无路寻靠山 蒋介石拜师黄金荣内幕

我于1928年投拜于黄金荣门下。由于我发迹后仍忠于黄门,老头子更是对我另眼看待,为了表示对我的信任和显示他自己的威风,和我谈了不少“私房话”,其中最得意的一件事就是蒋介石拜师在他的门下。

1916年5月陈其美被刺死于上海,蒋介石在政界上失去了靠山,在经济上也开始拮据。他需要另辟门路,寻找庇护者,乃开始与张人杰、戴季陶、陈果夫等关系密切,并跟随他们参加了上海证券交易所的活动,因投机失败,背了一身债,处境十分狼狈。在被债权人逼得无路可走的情况下,决定离开上海,避债到广州去投奔孙中山先生。

因为债务所缠又缺乏盘费,就去找虞洽卿老板商量办法。虞治卿当时在上海商界虽有地位,却是一个卖空买空的“空壳老板、负债大王”,不肯做这种赔本钱的事情,就代蒋介石出主意,介绍他去投帖拜黄金荣为老头子,一可以利用黄金荣牌子,去对付债权人,二可以向黄商借盘费。两人商量定当,先由虞洽卿与黄金荣谈妥并约好日期,并陪同蒋介石前去举行拜帖仪式。

这里先得来一个说明:按照安清帮投师拜祖的常规,普通一般的压帖贽敬自几十元至几百元,最起码的亦需5元至10元。若照当时黄金荣、杜月笙的身价,压帖贽敬,至少是几百元,甚至有几千元的。贽敬越多,越受老头子的看重。

1928年我投拜黄金荣为师的时候,就花费贽敬200元,捐助造“四教所”款项500元,门房、茶房以及其他小帐300多元,总数超过1000元。拜师之前,要填具门帖经黄金荣允准方可。

这门帖是由黄金荣帐房间印就的,约6寸长4寸半宽的淡黄色双层摺子,里层印着姓名、年龄、籍贯、住址、介绍人等,左角上还要贴上2寸的照片。举行仪式的时候,所堂里点起香蜡烛,黄金荣坐在中堂,地上铺着红条,我跪在红条上叩三个头,算是行礼如仪。

门帖由黄金荣秘书骆振忠管理,骆是上海人,经常办公的地方在帐房间里,门帖也保管在帐房间橱内,还备有一本名册,经常可以查考。这是一般规矩。但是蒋介石拜黄金荣为师,却是另外一种情况。

虞洽卿到八仙桥钧培里黄公馆后,向黄金荣说明情由,要求录收蒋介石为门生,黄金荣因为虞洽卿在当时商界地位高,势力大,亦很想结交,所以对他提出的要求都无条件答应下来。又因为虞洽卿不熟悉投拜老头子的手续,第二天陪同蒋介石到黄金荣处时,只投递了一张写着“黄老夫子台前,受业门生蒋志清”的大红帖子,既没有拜师应有的蜡烛、香,更没有致送压帖的贽敬。还因为黄金荣事先从虞洽卿处知道蒋介石的困难环境和拜师目的,同时也为了讨好虞洽卿,所以非但不计较压帖贽敬,还有心“慷慨”地赠送蒋介石旅费大洋200元,并且鼓励他去广州。分别以后,互不通讯,日久以后也就事过境迁,淡然若忘了。

1927年,北伐军从广州出发,蒋介石随军回到上海,成为名震中国的北伐军总司令。一天,唐嘉鹏陪了北军某路司令王柏龄去拜会黄金荣(王柏龄,扬州人,与唐嘉鹏拜把兄弟,与蒋介石很投契,我曾亲眼看到他与孙中山、蒋介石三人在肇和兵舰上合摄的照片),黄因此知道蒋介石就是当年蒋志清,即是自己的门徒,又曾有恩于他,飘飘然引为自得,可以光耀黄家门楣了。

这时唐、王两人向黄金荣提醒,蒋介石是北伐军总司令,中国第一号大人物,如果说开去曾经拜过老头子,于他面子有关,一定会触怒于他,倒不如顺水推舟。即以蒋介石过去用的是蒋志清名字,未曾举行过仪式,又未曾“拉过场”(帮会收新门生或徒弟时,设宴请同门师兄弟及有地位的帮会中人,互相介绍关系,称为“拉场”),外面无人知道,叫黄金荣隐没这段师徒关系,将门生帖子亲自送还,说明过去只凭虞洽卿一人自说自话,井未接受过拜师收徒之仪,只是以朋友看待,今后仍希望蒋介石只承认黄金荣是他朋友,这样定会使蒋感激,将来可以受用不尽。黄金荣听之有理,就依计而行。

当时托王柏龄代为向蒋介石请示,要求约定时间,前去晋见。一面关照帐房老骆(即笔者拜老头子时黄金荣秘书骆振忠的父亲,大家叫他老骆,名字已经忘记)将当初蒋志清的一张门生帖子检出来备用。王柏龄辞行后,当日下午即打电话给黄金荣说是已与蒋总司令约好,准定次日上午11点钟恭候大驾。

第二天上午9点左右,王柏龄即到黄金荣家里,宾主在鸦片烟铺上共吸上等烟土达两小时,将近11点钟方才由王柏龄陪同黄金荣去拜会蒋介石。黄把门生帖子送还给蒋介石,并说了昨天唐王二人教唆他的一番话,希望蒋总司令原谅海涵。当时蒋介石对黄金荣的这种诚意表示十分感激,口口声声称他黄老先生,并留他便饭。

永利总站手机版,黄金荣对蒋介石热情招待认为是毕生第一光荣,而蒋介石对黄金荣也别有用心,企图利用黄金荣帮会势力为他反革命效劳。至于这一次唐嘉鹏、王柏龄等叫黄金荣送还蒋介石门生帖子究竟是出于蒋介石暗示,抑或唐王两人的主张,当时黄金荣未曾明言,但从经过情况看,很可能是蒋介石本人的意图。

黄金荣自送还蒋介石门生帖子以后,对于这件事就矢口不谈,但与蒋介石的关系就更加密切了。四·一二反革命政变时,蒋介石一面勾结英、法殖民主义势力,一面策动封建帮会分子充作打手,配合嫡系部队进行反革命大屠杀。他派杨虎、陈群去找黄金荣,由黄再召集杜月笙、张啸林等定计设谋,以“中华共进会”名义,在上海各大报上刊登反共启事,随即召集大批流氓手持武器,袭击工人纠察队。

黄金荣和杜月笙、张啸林因为充当了蒋介石反共反革命的急先锋,事后得到了北伐军总司令部不少勋章和各种奖励,并给以顾问、参议等一类名义,成为上海“三大亨”,得到蒋介石的格外青睐。杜月笙爬上了政治舞台成为流氓政客,又与戴笠结为生死之交,黄金荣坐地分赃成为老太爷。

从此,上海封建帮会与国民党的反动势力打成一片。每逢黄金荣、杜月笙家有婚丧祭祀,除各路军政官员都前来拜谒外,总有蒋介石的轴樟悬挂在中堂来装点他们的门楣。在黄家花园四教厅前面,还竖立着一块高六七尺的石碑,上刻“文行忠信”四个大字,上首记“中华民国十九年”,下面题“蒋中正赠”。

从这些地方都可以看到蒋介石与上海帮会关系之密切。约1937年黄金荣到奉化访蒋介石后回到上海,他得意洋洋地对我说:“蒋委员长对我特别客气,留我同桌吃饭,问我在上海的一些人是否对我和从前一样的尊敬。还说我年纪大了,外事可以少管管,保重自己身体最要紧。”从这里也可以看出蒋介石对黄金荣这个帮会头子仍旧保持着师徒般的情谊。

相关文章